币圈的故事很精彩 币圈的故事很无奈

昨天,《陌生人说话》第二季首集如期出炉,又火了。为什么说又?因为这档腾讯出品的访谈节目,由著名主持人陈晓楠坐镇,凭借“小而美”的内容广受好评,仅仅四期就突破了1亿播放量,豆瓣评分更一度高达9.4分。

节目形式简单而直接:一个采访者,一个被访者,两张椅子,十分钟对谈。

这回坐到采访者的椅子上的是三名币圈人。

没错,这期节目将镜头对准了处于风口浪尖的币圈,连名字也是充满隐喻色彩的三个字——发财梦。对普罗大众来说,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圈子,或许这已经是最好的概括。在币圈,有人一夜暴富,也有人倾家荡产,甚至于赔上人生,赌徒在这里并不是少数派。

同样地,节目组挑的三个受访者,有两个就是上面所说的赌徒。也许很多人没想到,三个受被访者其实都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媒体上。币圈“大佬不必多说不必说,2011年,还在读大二的毛世行偶然接触比特币,成为早期的一批矿工,后研究生辍学,搭建了国内第一家矿池F2POOL。

实际上,其余两名“韭菜”炒币的报道在几个月前已经出街,用的也是相同的化名,个中大起大落的故事,可能会让不少沉浮与币圈的朋友多少有点共鸣。

币圈的故事很精彩 币圈的故事很无奈

最典型的例子是曾文,一夜暴富却又一夜返贫。

进入币圈前,曾文是一个初中文凭、装卸货物的工人。没钱的时候,喝1块钱的矿泉水还要借钱。从2017年开始“炒币”之后,在两个月里赚了120万元。他差一点真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他自嘲是币圈里的“老韭菜”。进入币圈前,他是一个初中文凭、装卸货物的工人,每个月工资2800块。

出生于1992年的他,父母都是江西的农民。初中毕业后,他南下去东莞打工,在一家工厂当仓管员。他身材瘦弱,不善言谈,常常被安排最重的活,“每天在满是灰尘的地下仓库里搬东西”。

2015年,他被女网友骗入杭州的传销机构,逃出来后,又加入了一种名为“资金盘”的庞氏骗局,为此透支多张信用卡和现金贷,总共有30万元。到了2017年春节,他躲在外地不敢回家,只能靠吃泡面度日,因为通讯录里的所有亲友都收到了催债短信。

“要是没有比特币,我可能这辈子都翻不了身。”曾文说。2017年,一个以前一起陷进骗局的朋友找到他,说“玩资金盘已经过时了,现在流行的是炒币”,还说赚了100多万,邀他一起过去“发大财”。他想都没想就去了。

于是,“币圈曾文”,告别了3年前的那个“打工曾文”。

比特币他炒不起,就去炒其他的山寨币。他用朋友淘汰的一台笔记本电脑,低价买币,高价卖币,自学“波段操作”和“杠杆交易”。

“慢慢就明白了币圈是怎么回事,懂不懂区块链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,主要就看哪个币会宣传,哪个币就会涨。”他说。

2017年年底,行情飞涨,初入币圈的曾文也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按照他的原话是这样的:

我感觉赚钱比以前更容易,那时候每天提现,有时候提现两三万。

我买电视,村里只有我的是最大的,五十五英寸的。

以前坐个五块钱的公交车都觉得很贵,现在打个车几百块,都是小钱了。

虽然话语稍显质朴,但他确实进入了新世界。

当然,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,比特币在年初突破历史高峰后便迅速回落,曾文与其他炒币者一样,接连爆仓,账面上的盈利在一瞬间被抹平。

现在的曾文没有回老家,买了一部iPhone7 Plus,一台1万多块钱的顶配台式电脑,依然在城里的出租屋里专职炒币。尽管人生遭遇地震,但曾文还坚信着自己还能“东山再起”。春节后,他的数字货币资产回升到2万元,让他似乎又看到了希望。从此,“挣100万只是小目标了,2018年的目标是挣1000万”。

另一个刘珂,大学在读时,深陷期货泥潭,四处举债,一度出国打工,最终输光家里筹措给他还债的血汗钱。

似曾相识的情节,似曾相识的结局,与其说《发财梦》在鼓吹新韭菜进场接盘,不如说它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币圈的残酷。

来源:趣币

第一个评论

留言

您的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布.


*